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夜雨散文:【秋日散韵.路】  

来自夜雨   2014-05-06 00:10:05|  分类: 夜雨散文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散文:【秋日散韵.路】 - 网易才女集中营 - 网易才女集中营

 

文/夜雨

 

    长长的路上,迎面扑来的热浪渐渐被凉凉的风代替,那些匍匐倒在路旁的枯草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秋的萧条与荒凉。这条路以前是没有的,因为城市规建,这一片庄稼地里今年不再长出一片绿油油的庄稼,而是长出一片高低不平的钢筋水泥森林,当然,也长出一条路来。

    秋的凉爽使路上的行人稀少起来,或者说这条路上的人原本就寥寥无几,除了修建工地上那些做苦力的工人们,有谁不朝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上行走?是啊,这条路坑坑洼洼的,只要有工地上拉东西的车经过,晴天就是四起的灰雾,雨天就是四起的泥浆;城里下午闲着的人们,多数到城市中心的广场跳舞,或者沿着广场上方的柏油马路散步,或者到小亭子里下棋、喝茶聊天......。

    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上了这条行人稀少的路,也许因为这里有浓浓的乡村气息,这里的天比别处更蓝更纯,这里的白云比别处的更白更轻盈;也许因为这里凹凸不平的脚下可以踩出一串诗意的露珠;也许因为这里路旁零星的野花的盛开与凋谢如同行走的我的人生,无人留意,无人问津;也许......原本就没有这么多的也许,我只是在一个偶然的夏午突然开始爱上了这条路,这条有些寂寥的路。

    炎热的夏天使人渴望风轻轻的抚摸与亲吻,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渴望凉风的下午走进这条路的。走上这条凹凸不平的路,蓦然感觉有风从耳边掠过,接着从心上掠过,而后,是蓝天之上的蓝天,白云之上的白云......落日,那一枚圆圆的,又好像是扁扁的落日从天那边将我的血液煮沸,渐渐地,渐渐地,那沸腾的血液慢慢蒸发在蓝天白云间,慢慢蒸发在无穷辽阔的苍穹,我腾空而起,飞越无数起伏的山脉,飞越无数细如丝线的江河,我抓住了山峦的那朵白云,接着,那朵白云幻化为飞驰的骏马,托我上了飘渺的宇宙......是风?还是蓦然下沉的落日?或是一只鸟突然的掠过将幻化为白云的我拽回现实?还是一阵杂乱的脚步打破我空灵的遐想?

    拐一个很大的弯,前方路的两旁是一排排简陋矮小工棚,那是建筑工人们临时的家。与这简陋工棚相邻的是一排排正在悄然挺立的高楼大厦。炎热的夏季悄然从季节的指缝里溜走,秋迈着姗姗的脚步向世界含笑走来。夏季的汗水换来秋金黄的麦浪,这一捆捆金黄的麦浪是一个个饱满的玉米棒子,是一串串含笑的麦穗与水稻,是满园满园的秋果,是农人们挂在房前檐后喜悦。当然,走在这条路上,这里的秋色是一排排悄然崛起的建筑物,记得半年前,这里是一片荒地,一片废墟。也许再过几个月,或一年,两年,这里将有一条大街,有一个公园,一个广场......走着,走着,迎面来了几个人,几个灰头土脸的人,那是这里的修建工人,一天艰辛的劳作之后,黄昏是他们休闲的时候,他们吃过晚饭到附近走走看看,买一些日常需要的东西。大概这一行人有七八个,男男女女混在一起,一色的灰色劳动服,绿胶鞋。他们与我擦肩而过,蓦然,我发现一个高挑的个子,一张虽然布满灰尘依旧十分清秀白净的脸,这应该是一个从秋天里走来的女人,与那双有些深邃的目光蓦然碰触,我微微颤栗起来!为她嘴角挂着的淡淡微笑?为她目光里透出的那缕淡淡坚毅?还是为她那一身灰色劳动服或那满头的灰尘?她应该穿着一身素色旗袍,应该走在宽阔干净的柏油马路上,应该披着一袭飘逸的秀发,或者将秀发梳为一个发鬓别起来,然后出现在千万人仰慕的舞台之上。然而,她实实在在的走在我对面,与一群粗野汉子走在一起,与他们有说有笑......

     夏越来越远,凉意渐渐加深,那条路上,行人更加寥寥无几!突然,倚靠窗前的我想起那个女人,那个与我毫不相干的女人,她曾经应该有一个七彩的梦:遇见一个白马王子对她心仪一笑,而后带她走进风花雪月的浪漫爱情;或在那斑斓多姿青春舞台之上,接受千万人的鼓掌与鲜花;或者飞驰在蔚蓝的大海上,身后跟随着她的爱人......。秋天像一位女人,没有春姑娘的娇嫩与艳丽,没有夏女的炎热与滚烫,也没有冬婆婆刺骨的寒意与苍老,她就如同那位与我擦肩而过的女人,流失的岁月磨平曾经的幼稚与天真,生活的五味是残酷人生赐予的一杯酒,她必须扬起脖子坦然下咽,人生路途的坎坷没能阻止她的行走,她知道生活必须要继续下去,为了家里的孩子,为了迎接明天的太阳,她必须挺起胸膛,与那些男人一样挺起胸膛干那些粗重的活:挑灰浆,抬水泥、石头,而后习惯与他们席地而坐。

     秋风撩起一阵寒意,远山的秋雾像无限膨胀的棉絮,在秋风里徐徐扩散开来,它隔着窗户透明玻璃窜进我的瞳孔与鼻翼,续而自喉管滑下与心里的雾气接轨。看着远山,脑海里闪出辛弃疾的词来:“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却道天凉好个秋!我不知作者写这首词时到底是怎样的心境,我只知晓当自己吟完最后一句,一股凉意已悄然从骨髓溢出,而后蔓延所有细胞与每寸肌肤!都说秋是收获的季节,在我看来,秋的萧条与荒凉远超过秋收的喜悦,毕竟与秋咫尺相隔的是寒冷的冬季。眺望间,山峦层层叠叠的雾气像被一张无形的大嘴轻轻一吹,慢慢稀薄起来稀薄起来,远山开始清晰:像披着纱衣的女子脱下层层纱衣慢慢走进真实。

     人生如同四季,我们既然拥有春的娇嫩艳丽,拥有夏的热烈与浪漫,就要坦然面对秋的萧条与荒凉,坦然面对冬的寒冷与无情。坦然面对秋的萧瑟,如同那位工地上高挑个子的女人,她那嘴角挂着那抹淡淡的微笑使人莫名的悸动。那抹微笑像秋天缓缓飘落的金黄叶片轻轻敲打在大地,而那飘落的过程像一首无字无韵的诗词,只有在某个霎那才能感悟哪种无法言传的意境,也许我就是在那某个霎那感悟到哪种意境,所以才对那个毫不相干的女人有了兴趣,甚至久久无法忘怀!

     那女人回家了吗?我不知道,因为现实里这样的女人太多太多,多得像秋天的落叶,秋风微微一吹,她们就掉落大地,而后化为尘土。然而在每一个繁华城市的后面,她们又实实在在的卑微的活着,她们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人生的路,但她们又实实在在的在为人类开创着路。如同那个午后,我对那个女人的蓦然一瞥,使心里开出一条路来。还有我们脚下的许许多多的路,不也是那些身份卑微的民工们用勤劳的双手开创出来的吗?

     在干爽的秋风里,秋像一位走出风花雪月的女人,身穿素色旗袍从秋林深处缓缓走出!在绵绵的秋雨里,秋是一位不用撑伞的女人,那一身玲珑有致的旗袍恰到好处地抵御着秋四溢的凉意,抵御秋雨淡淡的惆怅。在深秋里静静的行走,每一片落叶都是一首灵动的诗,一篇优美的散文,那沧桑的树轮是深邃的眼睛,只要用心解读,就会从树干交错的纹路里寻觅出一条自己的路线来,尽管有的路行人稀少,或者原本就没有行人,但那样的路线却适合自己。在茫茫人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行走轨迹,如同那条路与那条路上的人们,他们在行走着,也在默默为别人开创着路!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