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夜雨小说【冷冷红尘】四  

来自夜雨   2013-05-08 21:20:15|  分类: 夜雨小说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许哥,你没走?”我脱口而出,来不及思索。以为是许杰放心不下摔伤脚的我,一直站在门外。

      抱我的手微微颤抖一下,没有回音,但我已嗅到一股似曾熟悉的男性气息。缓缓睁开眼眸,那熟悉的面孔梦幻般在我视野里晃动!一定是我脚痛得意识模糊,头脑里产生了幻觉,他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我对自己说。我使劲摇摇头,努力把自己的瞳孔睁得最大,让视觉与思维都保持清醒。是他!那熟悉的眼眸!那令人沉醉的气息!耳边隐隐传来他低沉而沙哑的低语:“许哥?刚才背你的那男人?”他话气里充满浓浓的醋意与厌恶。

      我们在梦中么?我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我呆呆地盯住他,好久才喃喃地低语:“浪,真的是你?”

     “嗯!是我,是在月夜里送你‘一片姣洁月光’的方浪。”他眼眸闪射出万千的柔情,一直柔进我灵魂。片刻后他问:“想我吗?”他那眼眸好似两团炽热的焰火,那唇瓣好似滚烫的钢板,从他唇边滑落的话语是那么的滚烫,仿佛一个字落地就可以把整个世界点燃。

      此刻,我的躯体已在他炽热怀里慢慢熔化,身体失去了原来的重量。我感觉自己已经缓缓幻化成一片一片轻盈的云霞,被他有力的手掌托上了蓝天,一种飘然欲飞的快感与兴奋将我们团团包裹,我们的呼吸停止了,宇宙中的一切消失了,只有我们彼此的心跳与静凝。

      .......

      雪萍推开门看见方浪的那刻,她愣住了,简直没有呼吸!她眼珠瞪得圆圆的,似乎要从眼眶里滚落而出,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她一向灵活的舌尖好像突然失去了血脉的流淌,半天才吐出一个字。

    “啊!”坐在床前小凳上的方浪也十分尴尬,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雪萍一双眼睛一会儿扫向我,一会儿又扫向方浪,她满脑子塞满疑问!我们咋又会碰在一起的?不要说雪萍是一头的迷雾,就连我自己昨晚也恍如在梦。

     当方浪告诉我,自从舞厅与我邂逅就一直对我念念不忘,他常常会莫名其妙的到‘梦寒’去,希望能与我再次相遇,今晚他又情不自禁地走进‘梦寒’,在我曾坐过的位子上呆呆地静坐,突然想起我曾告诉他,我在文化街卖花,他就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花店门口,不想看见许杰背我那幕......

    “昨晚干爹在‘吉园楼’大设宴席,一直到十二点过才散席,我回家不小心摔伤了脚,刚好方浪遇上.......”坐在床上,我解释道。

    “干爹?你那里有了个干爹?”雪萍被弄得一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被我的话给搞糊涂了,她仰头反问。昨天明明是给张伯伯祝寿,咋又是干爹设宴?看着雪萍一头的迷雾,我笑着把昨晚张家夫妇收我为义女的情况一一细说。说着说着,我心里又涌起一排排热浪,声音也因激动而有些变调。

     雪萍听完我讲述,这才醒悟过来,好久好久才用颤抖的声音说:“梦盈,你真幸运,遇到这样一对好心老人。”话从她薄薄唇瓣滑落时,我仿佛触到她起伏的心跳与脉搏。抬头与她目光碰撞,我心一阵悸动!雪萍的眼里已溢满泪水!是激动?是感触?还是其他?

     方浪坐在旁边默默听着,从他不停变换的眼神里,我已体验到他起伏不定的思绪,他仿佛在听一个久远的美丽传说。我们都静溢在这种无言的感动里,谁也不愿把这份美好打破。

      还是雪萍打破室内的静溢。“累死了,我好困。”她将手提包顺手扔在床上。

     “又加了一夜的班?”我心疼地问。雪萍在洗烫店里,生意一忙,常常是整夜整夜的加班。半夜里电足,烫衣服快,衣服都是白天洗夜里烫。

     “唉!从昨晚八点一直烫到现在,才烫完。”雪萍轻声说,一脸倦意与疲惫。

     “你工作了整整一夜?”坐在我面前的方浪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啥子工作?我们是帮人打工,我们这种打工妹为了多挣两个钱,这种整夜加班的事习以为常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雪萍对方浪说话有些冷漠。

      方浪听出雪萍的弦外之音,他有些尴尬,转头笑笑问我:“真的?工作一夜?”

      我脸上的笑容顷刻间冻结,心蓦然下沉,半天才用低低的声音说:“是的,白天到了十二点以前还必须去店里上班。以前我也一样。”

      方浪愣住了!唇边的笑意渐渐消失,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想不到你们的打工生活这样艰辛。”

     “是啊!像你这样的富家子弟怎会知道我们打工妹的艰辛?你们有高床柔枕,衣食无忧的条件嘛!”雪萍站在方浪面前扬起眉,话中带刺。

     方浪不由一阵脸红,为何雪萍对他带着敌意?他有些搞不懂!我知道雪萍是怕他伤害我。“其实我不像你想的那样!”方浪红着脸想要对雪萍解释什么!但又无从解释。

     “我好困。”雪萍揉着眼睛,一屁股坐在我脚上。

     “妈呀!”我痛得尖叫一声。

      她从床上弹跳起来,转身掀开被子一看,立刻惊叫起来:“怎么搞的?肿成这样。”

      虽然昨晚方浪用药酒给我擦过,但因关节脱节严重,现在红肿得更加厉害。“等医院上班了,我带她去照片。”方浪站起身来对雪萍说。“你睡吧!我出去给你们买早点。”话语刚落,方浪就走出了门。

     “梦盈,他是个危险人物,你最好远离他。”看着方浪的背影,雪萍一脸凝重,她告诫道。

     “有那么严重么?”我冲着她咧咧嘴,不以为然地笑笑说。“我看你的洪涛才危险呢!”我嘻嘻一笑又补充。

     “没良心的,好心当成牛肝肺。”雪萍气呼呼地白了我一眼,不再理我,和衣倒在床上就呼呼入睡。她实在是困极了!

      一阵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接着是干娘的声音:“盈盈,你脚摔得严重吗?”还未进门干娘就急切的问道,干娘手里提着一个正在冒着热气的锅。她身后是许妈和许杰,许杰提着一些水果与营养品。

     “干娘,许妈您们坐。”我连忙坐直身子,让老人坐在床沿上。

     “这是鸡汤,我今早上才炖的。昨晚你干爹喝酒喝多了,现在还没醒。”干娘将锅放在地上。

     “干娘,您......”抬头看着干娘额头冒着的细汗,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真不知该说什么!

     “我看看你的脚。”干娘轻轻掀开被子,弯着腰说。

     “没什么!”我笑笑解释。

     “瞧,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什么!”干娘轻轻抚摸着我红肿的关节,心痛地说。

     “都怪杰儿,是他粗心大意。”许妈站在旁边责怪儿子。

     “不关许哥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我转过头对许妈说。

     “怎不怪他?如果他把电筒给你就不会这样了。”许妈依旧在责怪着儿子,许杰面红耳赤地垂着头,坐在我们对面,有些不知所措。

     “赶紧把鸡汤给喝了,趁热。”干娘边说边站起来拿碗。看见睡熟的雪萍,她转身想把雪萍叫醒,要她与我一起喝鸡汤。

    “她才睡下,昨晚加了一夜的班。”我连忙伸手阻止干娘,低语道。“喔!”干娘轻轻应了一声,弯腰为雪萍把被子拉好,她心疼地叹了一口气。许妈在一旁把盛好的鸡汤递给我,关切地说:“赶快喝,这可是你干妈的一片心啊!昨晚听说你摔伤了脚,急得一夜没睡,今天天没亮就起来为你炖鸡汤......”

    手里端着鸡汤,我眼眶湿润润的,看看眼前的干娘,又看看许家母子,这心里暖暖的,难道我手里的仅是一碗鸡汤么?不,这是爱的琼浆!是人间的珍品!

   “快喝了。”干娘见我端着鸡汤东瞧瞧西看看的犹豫样子,以为我不好意思,连忙催促道:“喝了我们送你到医院好好检查,肯定得住院。”

    “住院?不,不,照照片,把关节投上就好了,用药酒擦擦就行。”住院的费用很贵,随便住上十多天就得花一两千块,何况我住进医院花店的事就全落在干娘的身上。

    “傻孩子,脚都肿成这样了,不住院咋行?钱你不要担心,天下哪有父母不管儿女的,你是我的女儿啊!”干娘边说边用手指轻轻梳理我额头前那缕有些凌乱的长发。接着转头对许妈说:“许杰妈,你说是吗?”

    “惠芳有这样的女儿真是有福气,要是盈盈也是我女儿就好了。”许妈乐呵呵的说。

    “盈盈,你以后就管许妈叫干妈了。”干娘满脸是笑,对我说。

    “我才不要做干妈,我要盈盈叫我妈。”许妈一边用眼睛瞄瞄坐在身边一脸害羞的儿子,一边用眼神朝干娘暗示什么。两位老人在挤眉眨眼,她们用眼神交谈着。

      就在这时,方浪提着早点疾步走进来,他刚想开口喊我,一看室内的众人,不由微微一愣,片刻立即回过神来:“伯母,您们好!”他很有礼貌地招呼。

     许杰抬头看了一眼方浪,眼里蓦然闪过一丝不悦,把头埋得更低,双手情不自禁地捏紧衣服的下摆。

   “你是......”干娘转身好奇地看着方浪,有些疑惑。

   “哦!伯母,我叫方浪。”方浪很得体地冲着老人微微一笑说。 方浪放下手里的早点,从衣兜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面前的许杰。许妈瞄了一眼方浪,脸上霎时飞起一朵阴云......

     许家母子坐了十多分钟,就起身告辞。

    “伯母,您也回家吧!等会儿医院上班了,我送梦盈上医院,医院里我有好几个熟人。”方浪对干娘说。

   “这,这......”干娘用关切的眼神看看我,眼里有些不放心。我冲着干娘浅浅一笑说:“干娘,我们又不是小孩子,您去忙您的吧!干爹的酒还不知醒了没呢!”干娘瞅瞅方浪,微皱眉头说:“也好,你们先去医院照片检查,我回家准备住院费用。”干娘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方浪把我带到一家很有名气的骨科医院,检查结果是关节脱节严重,必须住院。

      在值班室,我小声对医生说:“医生,可以不住院吗?”

      值班医生用疑惑的眼神打量我好一会儿,接着转身对方浪说:“你们这对年轻人好奇怪,一个连院也不舍得住,一个要开特别护理的单间。”没等医生把话说完,方浪忙用手腕给医生轻轻一拐,医生立刻停止了讲话。接着两人走出值班室,在室外低语了大概十多分钟。

     再进值班室,医生的表情有了很大的变化。“姑娘,放心吧,费用不会很高,你就安心把伤养好。”医生满脸堆笑。我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医生,他干嘛要对我这样客气?

   “梦盈,住院吧!我为你办理住院的手续。”不待我回过神来,方浪已走出了值班室。.......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