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夜雨散文【尘嚣之外】  

来自夜雨   2013-04-28 17:25:12|  分类: 夜雨散文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散文【尘嚣之外】 - 网易才女集中营 - 网易才女集中营

 尘嚣之外

                                                                                 

 

   尘世的喧嚣声渐渐在脚下的羊肠小道伸延里隐去!   

   沿着弯曲的小路我走进一片青青的玉米林,高过头的玉米林挡住远的青山近的绿水,然而却挡不住大自然美妙的旋律如同仙子拔撩的空灵琴音,它牵引着我体内的诗意流淌扩散开来。

   晚风的牵引使这一大片一大片青青的玉米杆子歪斜着身子舞蹈,随即是叶子与叶子之间相互交流发出的沙沙声音;随着风的节奏,那一株株玉米时而左摇时而右摆;时而像娴静的少女时而又像卖弄风骚的青楼;时而像一群调皮的娃娃时而又像是整装待命的士兵;

  风停止吹拂!缓缓的溪流声清晰起来,如晶莹的珠子不停下滑,这条涓涓溪流就在我附近轻轻敲打着它无忧的琴键,它是大自然的女儿,大自然是她的母亲;我是农民的女儿,这片玉米林是我的母亲。在南方农村长大的孩子对玉米林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走进高低起伏的玉米林就仿佛躺在母亲的怀抱,耳边潺潺的水流声仿佛母亲甘甜的乳汁喂养我放纵的思绪与遐想。此刻,我沿着扩散的思绪漫游过一座座青山,一条条河流,再漫游回童年的记忆。我从小被慈祥奶奶的宠爱、被父母的宠爱、被哥哥姐姐的宠爱包围着,虽然还有一个小妹,但家人却没有因为她的存在而减少对我的爱,同时因为小妹,我多了做姐姐的资格。想着想着,我脚步已经跨出了这片玉米林。

  潺潺的溪流不再与我捉迷藏,她露出蛇一样灵动的腰身与一道道清澈的碧波,她抛出一缕缕凉凉的柔丝与一捧捧晶莹饱满的珍珠。在大自然乳汁的喂养与悠扬旋律的熏陶下,溪边的一切都有了诗意与灵性:沙石不再粗糙与沉默,小树与小草仿佛在窃窃私语,一些小虫在蹦蹦跳跳,仿佛将在玉米林看到饱满的玉米棒子的形状大小比划给不会走动的伙伴们看。呵!瞧瞧,那来回走动的蚂蚱有多么的得意;随着这蚂蚱来去自如的身影,我的思绪也跃动起来,从无忧无虑的童年到充满幻想的青春,最后是迷迷糊糊的婚姻围城。有人说五百年前的回眸换得今生的牵手,也有人说五百年前的回眸换得今生的擦肩,细细想来,无论是牵手还是擦肩,当最初的浪漫激情如点燃的烟花绽放后熄灭,最终走进的还是茶米油盐的平淡生活。能遇上一个与自己心有灵犀的人相伴一生固然完美,然而,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里,谁是谁的真爱?正如一生追求真爱的徐志摩所说:我们生到世界上只带来半个灵魂,另半个灵魂要到异性中寻找,人海茫茫多数人是失望的、找不到的,所以没有圆满的爱情和婚姻。我将寻访我人生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都市繁华的背后,到处是寂寞的叹息和无奈的呻吟。 蓦然之间,我脑海闪过一个影子,一个像小鸟般的影子。确切一些,她已经是一个母亲,尽管她像小鸟一样娇小。我们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文联成立的时候。那时我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她,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孩儿,后来渐渐淡忘。在新浪博客里,她常常点击我的空间阅读我的诗歌,就这样我们相互交换了QQ号,闲暇时我们在一起聊天,原来我们两人居住很近,我天天早上买菜都要经过她居住的楼下。聊天时她说很累,已经没有了写作的激情,我说也有同感......

  在一个飘洒细雨的下午,我敲开了她的家门,她比第一次见到时更瘦,真像一根弱不禁风的的草。我的意外到访使她有些措手不及,也许她感觉自己的家里有些凌乱(多数家里有小孩的人家都是这样),她说自己家穷,虽然很多次想邀请我到她家,可是又怕我嫌弃。看着她家里的一切,我不由得想起以前我们一贫如洗的日子,那时我们一家四口是这里租房住一年又到哪里租房住一年的,好不容易,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两个孩子也慢慢长大。她不仅像一根小草,而且她的人生本身就与小草没什么区别,父亲与奶奶因为嫌弃她是女孩儿在家里她得不到公平的待遇,连同她的母亲也因她而遭受父亲的折磨。她在父母的不停吵闹中随便嫁人,所幸丈夫还算对她好!她说自己的家里现在背负着沉重的债务,因为老公家境贫穷,下面的弟妹读书费用全由他们支付,接着是老人与孩子的费用......这些将她搞得筋疲力尽。一谈到文学,她仿佛全身瞬间注满了氢气,精神充沛起来;谈到工作,她又有一些无奈与茫然。在大千世界里,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一根小草,都是扎根在大地母亲怀抱的小草!当然有的小草长在阳光雨水充足的地方,可以长得郁郁葱葱;也有的长在缺光少水角落里:它们有的枯死,有的用不屈战胜自然而顽强的生存下来。想着她笔下流淌的清秀文字,想着她无奈的语气中依旧流露出的淡淡刚毅。她应该是那种可以战胜自然而顽强生存下来的小草,尽管它绿得卑微渺小,却依旧用卑微的绿色点缀着春天与大地。

   暮色渐渐加深!潺潺的流水依旧不知疲惫地一路轻吟浅唱着行走,我的目光顺着它那水蛇般的腰身往下延伸、再延伸......。哦!一条奔流进入我的视野,那跳跃的浪花与咆哮的漩涡,那勇不可挡的流势......,恍恍惚惚中,我脑海里跳跃出这样一首词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东汉的曹操是大漠里的一颗傲立胡杨或黄山的劲松,而我们小女子,当然不敢与之相提并论,女人瘦弱的肩膀无法担起一座座沉重的大山与社稷!做那娇柔的花草吧!即使做花做草,也不能做那可以随便枯死的花草:做傲立风雪的红梅,让那点点怒放的红艳消融冬的冰雪与寒冷!做那幽径深谷里静静绽放飘香的一株兰花,不与百花争妍斗丽,只为懂得赏惜之人轻轻飘香;一阵淡淡的花香在晚风的微拂中徐徐扩散开来!加深的暮色,潺潺的水流,淡淡的花香......,无限延伸的冥思漫想中,恍如有一叶小船沿着清澈如梦的湖面缓缓向我驶来,站立船头头戴斗笠的人影可是寻觅西子的范蠡?还是泪湿青衫的司马?或是......

   随着黑色纱衣一层层的加厚,不远处一些灯光零零碎碎的闪烁起来,远远望去,真像尘世里人们疲惫的眼睛!该回家了!家是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有时它又是一些人自由灵魂的囚笼。对于不同的心境,家有不同的内涵!

  再次从玉米林穿梭而过,我又想起去世已久的奶奶与父亲,他们是从一个叫拖船的地方般到筠连的,在孩提时代,奶奶曾一遍一遍提起那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地方。可是我却一次也没有到过,就连母亲也只是与父亲去过一次而已。奶奶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据说是以童养媳的身份嫁入爷爷落魄的豪门,后来怎么漂泊到筠连我也不太清楚。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一直吃着素食,夜深人静时与青灯为伴,虔诚地跪拜她供奉着的神灵,就连老人去世的葬礼也是全素。我不相信佛可以普渡众生,但我相信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一片诗意贸然的芳草地与梦境,也许奶奶就是为了能够在来生抵达她心中的梦境,所以一直与佛为伴。

   在烦躁的红尘中,文学如同一盏寂寥的佛灯,静静照着人们在现实里无法抵达的梦境,如同席慕容的诗句里写的那样:“我如金匠日夜捶击敲打/只为把痛苦延展成/薄如蝉翼的金饰。”是啊!许多文学爱好者都以自己手中的笔耕耘文学圣洁的土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灵魂沉淀之后,使自己心中的芳草地长出一片艳阳天!然而在都市的灯红酒绿与人心烦操之后,文学这片净土也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它如同我身边这片玉米林将被林立的水泥森林所代替;这自由欢快的溪流声将被车水马龙的喧嚣声所淹没!

   望着公路旁被橘黄灯光拉长的身影,我飘渺的思绪蓦然下沉!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