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人间仙境  

来自指尖花朵   2012-07-26 06:35:53|  分类: 指尖花朵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人间仙境 - 指尖花朵 - 流逝。沉淀。浮出。花开。

【自拍图片:国际艺术公社许村】

 

和顺县乃牛郎织女之乡。

和风顺至,仙境当然在此了。

其实,在去往和顺县国际艺术公社许村的路上,就已经看到仙境的影象了。那些不断扑入眼帘的绿,一层层地覆盖,一层层地跃出,草是浅浅地在风中漾动,雨是斜斜地在漾动中飘洒,未等看见,大团的云朵便从天空扑下来,挂上层层叠叠的树梢,既不留白,也不着墨,只心无旁鹜地把自己的身影融入背景的色调。云朵的后面是幽深的松林,那些针状叶子究竟密集到何种程度,才会将连绵的山峦染成黛绿?

我们乘坐的大巴沿着盘山公路奔走,无论如何转弯,无论雨飞雨住,那些蜿蜒的绿色悸动,从没离开过我的视野,它们一路凝结于我的内心,却总是无法找到诉之于众的出口。直到下车,直到看见许村,仙境二字才悠然而出。

 

一、国际艺术公社许村

许村的确是个不错的度假之地,四周环山,山山相连,恰逢雨后,抬眼望去,山是朦朦胧胧的样子,山上面所有的背景都若隐若现并渐渐地归于模糊,甚至连山的轮廓也在缓缓地走远、变淡,直至隐没于云雾之中。山岚像幸福时光里的妇人,拥着沉醉而毫不设防的心境,一副悠闲、漫漶的样子。

山脚下的清漳河被一层又一层的绿意包裹着,该显的时候就那么悠然一现,不夸张,也不做作,该隐的时候很自然地顺势一隐,藏过之后,再从草丛或庄稼的背影后款款走出来,藏着的水里面一定有青影丛生,走出的水里一样高低错落着青山与苔影,刚刚停了的雨仿佛还在,湿淋淋的模样让这条河看上去分外妖娆。

沿着许村通往清漳河的小路往前走,嗅着清新纯净的自然气息,才发现那些隐与显的美感只适合于某种距离,当我站在它身边的时候,感觉它更像一条玉带,将纯净与澄亮的天籁缠绕在许村的腰际,一些曾经的沉眠、一些隐秘的诉说在天籁的韵律中渐渐苏醒过来,此时此刻,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那种悠然心会的况味,也许只有自己知道的了。

许村离仙境很近,离生活也很近。在山的环抱里,房屋与房屋互相温暖,树梢与树梢携手向天,谁也不会把自己飘起来,谁也不会把对方搁到寒处去,温暖的方向与温暖的高度总在视线之内,不离不弃。三俩身影打树荫下或者街角处闪出,那是农家乐的主人来领我们回家,安然的脚步跟着暖心的招呼走进向往并喜欢的氛围,靠墙站立的床,用它的干净与简洁表达着出自内心的接纳。一张床的小屋看上去有些孤单,却更适合于沉思或者回望一段岁月;两张床的空间隐隐地飘着一些莫名的气息,仿佛在悄悄地铺陈着一场倾心相谈;三张床的房间恰到好处地放送着温情,既不喧闹,也不寂寥。可以静安然地睡自己的觉,也可以静静地读想读的书,还可以有一句没一句地与邻床搭讪。夜色低垂,零落的脚步在窗外响起,敲打着夜晚的想象,植物般丰茂的词汇引领着交谈渐渐地进入热烈。

清晨像是一种召唤,用清凉的气息把心境拉进窗外的颜色,树在院里,风却不在树梢,雨水的痕迹凝固在叶上,悄无声息,雾霭沿树一路而上,却也遮不住绿的风华。天遥,地近,花隐,声来,只差那么一点,就撞到了墙外的狗吠。

洗去脸上残留的睡痕,享受一顿地道的农家饭菜。主人浓重的和顺方言载着亲切的语调,不知不觉地将温情归拢,无需咀嚼,已然抵达感觉的神经。青绿的凉拌野菜,嫩白的清炒豆腐,粘甜的水煮玉米,香脆的苦荞油条,一色的有机食物,看得舒心,吃得也很是放心。

 

【原创】人间仙境 - 指尖花朵 - 流逝。沉淀。浮出。花开。

【自拍图片:首阳山】

 

 二、首阳山

一座山,隔开了两个世界,山下是流水人家,山上是飘渺仙境。

其实,首阳山不在此次采风的行程之内,只是一群突如其来的文人在时间缝隙中的匆忙造访。

从许村到首阳山,原是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车子一开,转眼就到了。其时,一场雾正漫不经心地在首阳山上飘荡,大巴车始终不敢开快,生怕一不小心就跌进深深的雾里,其实已经跌了进去,只是身在雾中,自己浑然不觉罢了。眼前似乎是一首诗的意境,带着某种秘密缓缓而行,车外的风景渐渐地消失了,只有浓重的雾从四面包抄过来,湿漉漉的路面上水汽漫天,遮蔽了前路。

一种恐惧悄悄升起:无论怎样的表达,也不及首阳山本身的表达。这里有从天上来的雾霭,轻薄,飘渺,笼着一袖仙风道骨,将海拔2058米的高度轻轻揽在怀里,漫山遍野的草寂然无声,叶肥,叶瘦,每一片都汪满了绿,轻灵透亮,像是溶化在诗行里的句子,丛集的模样,轻盈的身段,东一转,西一拐,渐渐融入曲折的意象。一条石头铺成的路从它们的脚下穿过,石上的青苔湿湿的,滑滑的,伴随着梦游般的脚步一路绵延而去。似乎因为雨,好象又不仅仅是雨,我们最终没能走到山顶,而山顶却从来不会厚此薄彼,上去的人自然风光尽览,没能上去的人亦有厚礼相赠,我收到的是极度诱惑的想象空间。

首阳山的绿遍野都是,看似平常,却能够夺人,它一直默默地躲在叶间,于幽暗中绽放清水般的光芒,一场风过,一场雨来,都不曾有憔悴,只会长出更茂密的律动来。

我不知道真正的仙境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隔着那层意象的薄雾递给我梦幻一样眼波的首阳山,它就是我心中的仙境了。时不时飘起的细雨,静静地下着,只一瞬间,又悄无声息地停了。目光尽头,隐隐约约的房屋在雾霭中渐渐显现出来,青瓦白墙,笔直的线条,圆月一样的门洞,门前有石径斜出,石片乱铺,乱得别有韵致。

有人来了,睫毛上挂着昨夜文字的暗语,眼波里流转着梦一样的意境,淡青的伞面被细细的伞骨撑起,伞下的身影像淡墨里的女子,渐渐地近,复又渐渐地远。

微凉雨下,隐隐约约的吟哦时而逼近,时而滑远,仿佛伸向雾霭的纤指,这里轻轻一戳,那里悄悄一指,首阳山那件薄如蝉翼的衣衫就破了,那些纤细的叶,那些修长的杆,那些朗朗的花,那些清幽的色泽,皆悠然毕现。

一只绿色的蝶停在枝上,欲飞不飞的模样,像回旋的悬念扣人心弦,镜头探过去,眼睛却兀自藏起来。然而,一场飞翔终是藏不住了,它躲过风的虚构,闯过手的拦截,开始一点一点地将翅膀收拢,再猛然展开,那飞翔怎么看都觉得诗意袭人。

不动声色的雾霭漫过来,恍惚里,眼前风光无限,心里无限风光。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本人同意不得复制与转载】


 

网易才女集中营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