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滚滚红尘  

来自丁香树   2012-05-29 18:33:08|  分类: 丁香《小火花》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滚滚红尘 - 丁香树 - 丁香树——

                                                                                                                                            --------- --归元寺游记

我总是对于进入寺庙的人们感到好奇,一般进入寺庙的人,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去朝拜呢?而我去归元寺,谁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境来到的呢。也许是为了走出世界的某一种拥挤。也或许期待某一种平静与心灵的熨帖。也许就如一个溺水的人,期待一双救赎迷惘的手臂。寺庙里会有一种难解的神奇、庄严与安详,或许能化为某一种抚慰,也未可知。

我靠近它,是为了寻觅一种到能治愈我迷茫的密码,可它真的隐匿在古刹里吗?似乎里头藏匿着我要的答案,也似乎里头掩藏着仅仅是无法理解的神秘。而神秘总是能给人无限的遐想,便把现实的尘垢暂且遗忘了吧。

归元寺的规模在我看来还是蛮大的。因我今生总共也没有到达过几座寺庙。在我的有限的履历里,至少它是大的,还是活的,因为有好几十号的僧人。僧人使得寺庙具有了生命力。寺庙也就仰仗着人气,沸腾着。生命实在是一部传奇,寺庙的清规戒律要人们活成空寂,就似乎抵达了某一种圆满。它其实是抑制生命的色彩和燃烧。可是寺庙却又要依赖人气和沸腾来传承生息。寺庙也终究跌落在五行当中,伫立于滚滚的红尘,就如尘世一样不能彻底的超拔。路上就始终不乏疲惫而又虔诚的潜修者。

来到一间间的庙堂,面对一尊尊高大而又威严的塑像。我既没法从艺术的角度去欣赏它们;也没有办法把它们变成单纯的文物来瞻仰;当然,更没办法把它们真正的当成神像来朝圣。我就陷入了某一种尴尬里。觉得不管以哪一种姿态来对待这些雕塑,都几乎是一种亵渎,是一种背叛。既背叛了这些雕塑,也背叛了我自己。结果为了驱逐迷惘而来到这里的自己,就愈加迷惘了起来。

但有一种莫名的庄严,硬生生的塞在人们呼吸的每一个角落。就连最调皮的孩童,也会在这里肃然失声。只是一味的瞪大眼睛观望着这样一个陌生而遥远的世界。那是一种神秘莫测的距离和力量。这种力量足以淹没人们的清醒,我们终于在这里忘掉了自己,意识里就剩下了肃穆的力量,好像无所不能的救赎就藏在这里,并制服我们匍匐在雕塑的脚跟前,毫无羞涩的跪拜一尊尊塑像。

当我们太过于集中于某一种意识的时候,我们就丧失了关注世界的敏锐力量。自己从历史的背景当中消失不见了。可忘却,有时的确却是一种舒适的力量。人类就在这样起起跪跪的反复里,熨烫着自己的心灵,从这里可以直观的窥探到整个人类的一个古老的、永远敞开着的、无法熨帖到的那个始终在流血的创口…….

罗汉堂的罗汉,远远比其它正殿里唯我独尊的圣像要灵动许多,因此更加令人流连忘返。正殿里单独供着的圣像,都始终同一种表情,除了空洞的慈祥,就是凶神恶煞的威严。一律中规中矩的端坐大殿的正中央,高大而威猛。压迫得人们连走路也不敢出声。连呼气都要小心翼翼。

脚步一迈进罗汉堂,在这里,你可以看到500个栩栩如生的罗汉像。为了减少损害,一尊尊全都罩在一个玻璃罩子里。

从艺术的角度,它们是令人震撼的。线条流畅表情丰富。你站在罗汉堂,就犹如置身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的大雷音寺的场景里。这里的罗汉姿态各异,或站或卧或坐或躺着,但凡人间拥有的姿态,这里全能找得到。但凡人间拥有的表情,罗汉的脸上一样也不差。

一尊尊兴许比真人还要高大一些的、度了金身的罗汉,恍然里,你会疑惑,这些罗汉和人类一样的随意自然,并不拘泥形式的庄严肃穆。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人类表情的丰富以及生命的生动自然。这样的灵动,仿佛在缩短人与神的距离,也因灵动叫人忘情观摩欣赏,忘记了朝拜,久久留恋其中不舍离去。那里有着接近人性的亲和。恍然之中叫人回忆起:神仙也是人类修炼而来的,就霎那间涌起某一种无限的亲切。

但是,在人们的心目当中,既渴盼与神仙的距离感,又渴盼一种亲近感。罗汉就出现在庙堂之上。他们是人类照着自我塑造的自己,但又与人类有着彻底的区分。看看那眉毛那托在地上的长眉罗汉,再看看那个巨大额头的罗汉.........它们终于以某一种怪诞甚至是滑稽形象,达到了与众生的不同界限区分。人类是厌倦千年的统一和雷同的,渴盼反叛,终于以一种没有边界的亦庄亦邪的超拔,完成了自我心目里的朝圣姿态。

终于,神像以威严、慈祥、凶神恶煞、怪诞甚至是滑稽,定格在归元寺里。犹如定格在历史长河里的众生相一样丰富真实。人们终于把神的形象超拔成鬼怪一样的丰富了。这一切是对人性的质朴的皈依呢?还是对神性庄严的亵渎呢?但人类此刻,终于显示了自己创造的霸道,无所谓鬼怪,无所谓神仙,在创造的那一刻,都被人类的一双手自己看着办了!

艺术的面前,人性终于做了一回神性的主宰:不再是历史和规则挟持着的毫无生命力的一枚棋子,而是依照着自己的灵动与丰富,为这样令人窒息的冰冷庙宇,营造了一份神秘的可爱。以艺术之心的正直超脱,去营筑了一个可人的丰富洞天。这里凝聚了人类的所有清醒和所有辉煌,人类终究在死亡的威胁里鲜活的活着,尽管充满泥泞………

罗汉堂有一项受人欢迎的占卜游戏。“数罗汉”,也就是根据来客的出生日期相加的数字,顺着自己站着的地方,从最靠近便利的那一尊罗汉数起,正好数到那串与你生命有缘的那个数字,这尊罗汉据说就可以预示你的将来和人生。我既来了,当然是怀有期冀的,也就十分虔诚的数那尊能揭示自己命运迷雾的罗汉。并花了10元钱,得到了一支签。陌生的游客好心的告诉我,可以找高僧去解签的,但是要掏钱。

听到和钱挂起钩的解签人。我便固执的放弃了去解签的欲望。顿时跌回现实里来了。解签人,不过是在拿来客的命,来渡自己的命而已,又何必听他对于人生命运的肤浅聒噪呢?命运兴许真有不可抗拒的宿命,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既不能接受也不能排斥,唯有静静的把它用某一种绳子串起来,把它变成一种品味的体悟,也就算是积极的拥抱生活吧!

拒绝和高僧的对话,其实也怀有某一种另类的恐惧,害怕这样拥挤的“善”的无度堆垒,衍生出的悲哀的“空”,这种善的拥塞,会把真和美统统驱逐到无立锥之地。我害怕这样的超拔,就在那一刻,我拒绝了救赎自己,就任由自己跌落回滚滚红尘里沉沦去吧!

尽管只是一壁之隔,在回到归元寺的院子,就觉得是从某一个神秘的高原之上,回到了凡间的土地。游人如织,就如生活在某一刹那静寂之后,突然之间就恢复的喧嚣。这喧嚣,居然在这一刻产生了隔世的恍惚,让人感到寂寞。甚至比独处还要让人觉得寂寞。

那个爬满了乌龟的足有十几仗深的放生池,拥挤的乌龟,也密密匝匝的毫无规则的乱爬,因距离和安全,它们丝毫不忌讳游客的眼光。这里是它们拥挤的寄存地,也是世界上唯一安全的庇佑所,它们早就适应了这里安全和拥挤,忘记了自己的家,以及自由的原野…….

我瞅着它们,忘记了自己的来意,我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旅客还是朝拜者……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