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废墟  

来自丁香树   2012-05-27 20:19:24|  分类: 丁香《小火花》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墟(之一) - 丁香树 - 丁香树——自由只能出现在书架上

 

  (一)                                                                                                                                              

我守候在这里意欲建造、修缮、翻新甚至绝望的抛弃——一座废墟,但却挣扎的出走又走进,兜兜转转的诅咒但又寄情其间。没法舍弃,或许我需要这个废墟,抬起空茫的眼神搜罗,某一种挣扎了千年回首依旧踏在原地里的跋涉。

只有废墟安全的容纳了我的创造和抛弃。它原谅了我的一切。它是世界唯一以宽容的姿态收容对真相的见证。叫人清醒的知道我是谁,我在那里,我是否存在,存在于哪一个地质年代。

废墟正在构建历史,也在掩盖历史。

人类希望清晰的在废墟上印下自己的足迹,并把这对脚印搬回生活的沃土上。融入泥土的接纳。但同时又太热衷由于现实里的畏惧,因而诞生了完美的覆盖…..这样荒诞的构建和抛弃里,写满了历史的挣扎和日子的最大真实。历史并不在史书里,也不再仪表堂堂的书架之上,恰恰是在被人们遗忘和抛弃了的废墟之上,那里埋藏了人类所有的真实、泥泞甚至是自由。

废墟是母亲,给予人们梦想想要的一切。甚至亲手为你缝制一双飞翔的翅膀。她教会我们说话走路。用自由的姿势拥抱生活。给予你拥抱的最正确最舒适的姿态。一种庇佑,舒适的释放与解禁。

废墟是骗局,那双剪裁的翅膀,很难飞跃生活。让你的种种期盼和努力纷纷坠地,坠地的那一刹那。我们清晰的看到了自我编织的梦境的脆弱。这一瞬,跌回现实。努力遭遇嘲笑甚至侮辱。

可废墟依旧是迷人的。我们从中捡拾能为生活接受的一小撮泥土,我们试图努力的寻找更多这样的土壤。试图把它变作属于自己的,散发浓郁花香的花园。寂寞而努力。

历史是什么?是人类跋涉的双脚。人类的走过的每一步都没有跋涉出泥泞以及沼泽。但在另一块热土之上,只有阳光以及花香。醉人的春风肆虐的贯穿空旷,如入无人之境。人们用肩膀扛着悲剧一样的日子,却要用笔抹掉艰涩的历史。日子里,你永远也找不到丰满的人性以及真实,只能用盲掉的瞳孔看到满目的月圆花好。

人们都相信能看到的,才是一个最真实的世界。

而我们祖祖辈辈正站在这样的真实里,劳作生息。仅仅为了观看生活,劳作生活,扛起生活,挣扎生活。但永远忘记了创造和改变生活。因此人类开始了千百年周而复始艰难的劳作,但丝毫没能改变一丝生活的苦涩。人们遗忘废墟,拒绝废墟,躲避废墟。只关注脚下的泥土上的耕耘。人们想要用最大的真实来拥抱生活,期待收成。但生活却回馈了我们最荒诞的谎言。我们越来越多地用生活的巨手无望的握住空无!

我们的土地,越来越贫瘠,地球越来越荒芜,森林在逐步消失,沙漠以空前的速度吞噬绿色。我们虔诚的播种真实,却悲哀的只收割了荒芜。

废墟是阳光和月光都照射不到的地球秘密心脏,我们需要这样的心脏。历史的灵魂。拒绝废墟里的构建,人类就集体死亡了,留下一群群鲜活的肢体。但更多的时候,人们一味的追逐肉体,脚步太快,把灵魂给弄丢了。那么,为了找回自我,人类需要回到那所废墟。可人类离开废墟太久太久,脚步再也踏不上那块焦土。

而我,坚守在废墟之上耕耘,并虔诚的感谢废墟给予我的一切........

 

 (二)

  废墟上的等待几乎是绝望的。从我自觉自愿的站在废墟之上构建梦幻的那一天,废墟给了我不尽的期冀与寻找的幸福,同时,也不断的吞噬、埋葬着我的所有期冀。对于废墟,我注入一份世人无法理解的痴迷。也因痴迷让周围的目光充满了恶意的讪笑和嘲弄。

但我知道,我除了痴迷还是痴迷。有时候我也充满诅咒和痛恨这一切!为什么我偏偏选择了文字,这个天底下最孤单的兴趣。可我没有办法救赎我自己。我弄不懂,到底是文字找到了孤独,还是孤独找到了文字。可它们却双双死死的缠绕在我的灵魂上,驱逐不去。

我在这里等待什么呢?废墟吞噬我的一切梦幻、希望、渴盼以及快乐。可我疲倦的站在原地。我迷恋废墟。因为它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真实和自我。它是自由的。人生当中没有什么东西比有限的自由更加可贵。我们能够享受到的自由和真实实在太少了。废墟,它终于以文字的形式解除了某一些囚禁。让我在劳作的空当孤独而又感伤的慰劳自己。还原一个比现实还要真实的自我。

我痛恨生活的假面。人们个个就像演员,完美无缺的表演着华美的一面。说着无与伦比的谎言。我总也弄不懂,不管是人生还是文字,一旦进入公众的视野,人们的做派就已经不在是自己,而是一个天然的演员。卖力的表演自己。生活和文字都失去了自我。人们开始在可悲的作秀,一场场的用作秀来掩埋自我以及自由。

高贵是什么?就是为作秀准备的华丽辞藻。纯粹也是为作秀特别量身度裁的剧服。我害怕人们提到高贵与纯粹。那会叫我作呕,也会叫我心寒。一个凡人除了遵守不得已的囚禁,除了自己没有智慧没有勇气,也或者为了根本就找不到自由的绝望时候,他还能做什么呢?就说说荒吧,纯粹与高贵就孕育而生。纯粹的何尝纯粹过,高贵的又何曾高贵过?

除了孩子的眼睛里,保留了纯粹的快乐,我从很多成年人的眼睛里只看到了悲苦和浑浊。有时我也在想,是世界把成人的眼睛变得浑浊还是成人的眼睛里总能看到一个浑浊不堪的世界。我无法回答自己的提问。

我自己是卑微的,如一粒尘埃。卑微到令自己绝望。我在努力的改变一粒沙的命运。也或许是用文字忘却一粒沙的命运。犹如痴迷一段游戏,玩到忘情,以此忘记时间和等待的漫长以及绝望。想要将这样无望的空白用一种温暖和谎言来填充。而文字,恰恰是我最顺手的填充物。

而废墟,它是完完整整的独属于我的。那里有我的爱和自由。尽管,那里只有我对于世界的爱恋,世界就从来未曾容纳过我。只有这一份热望是唯一的纯粹,尽管它根本无法谈到高贵。我因此拿生命来热爱废墟,因为那里埋着一颗裸露的自我,还有我可贵的自由。

废墟以母亲的耐心来等待,抑或以父亲的静默以及严厉加以催促,鼓励我耕作。尽管这种耕作里埋藏着难以担承的疲惫,和无奈的陨落!但它可能就是通往彼岸、真理以及爱的最短通道。希望成了我唯一的支撑,像黑洞一样难以抗拒!

废墟它是世界唯一独留的一份清醒。它对我温柔的包容坦护同时也残酷的鞭策。它几乎和我爱它一样的爱我,因为我是唯一能够走进它的荒芜,刨挖它的荒芜,并且以最虔诚姿态驱逐它的荒芜,想要在废墟之上建造一座黄金之塔的那一个痴人…….

或许,废墟和我一样的期待,一种超拔的美丽。这样的超拔之美蕴藏着我们的忠诚和背叛,我们的抗争与屈服,我们的自我和非我,乔装的真理,垂直的人生!以及担承的痛楚与幸福。一个忠诚和虚假堆砌的真实而梦幻的世界。

我的精神和废墟几乎成了一体。分不出彼此。我企图在此找到一份疯狂和燃烧,属于时代的也属于个人的癫狂。一种真实的叛逆抑或皈依。就像一个真正自由的人类那样,绚丽甚至突兀的活着,活得如一场烈火,以毁灭的决心与牺牲的姿势立于废墟之上。

我想要想要撕碎这难以忍耐空洞与平庸,在一种突兀里寻求出路。开始了漫长的跋涉,想要获取一种突兀的极致以及美丽,但同时,也寻求一种融入的根基。以超拔之美寻求一种浑厚的融入大地以及历史的和谐之美。最后完成一种对于泥土的永恒皈依。

虽然废墟之上的东西,也许很多并不值得保留和赞颂。更多的在遭遇抛弃。在经历的某一种甄别。也许这甄别的目光本身真的是真知也许仅仅只是一些愚蠢。谁知道呢?

可废墟,曾孕育了无数伟大的灵魂。尼采、卡夫卡、梵高、曹雪芹、达芬奇……他们都曾这块孤独静寂的废墟之上绝望的建造,使废墟成为最具魔力和最孤独绝望的灵狐收容地,以及一个创建“不朽”的神奇魔地……

寻找吧,再努力一些,我点燃自己,点燃废墟,在火焰里就像凤凰一样浴火,涅槃重生……趁我还足够年轻的时候,尝试这样的超拔和突兀。不管它美不美,不管它是否存能够融入泥土的真实。

尽管太阳已经西坠成夕阳,成群的鸽子在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上空飞旋,那里,因遥远,也就更加需要毅力跋涉。

夜终于来临了!我只有忍着眼泪,忍着痛楚,用孤独为自己亮起一盏灯,为自己照亮。努力使夜变得温柔而透明。就像一个体贴的情人,再也没有比孤独更加深情纯美明亮的情人。我可以拥抱自己,拥抱梦幻的。用孤独拥抱坚毅,在废墟里沸腾,也更在忧伤里微笑…….

 

《废墟》之二 - 丁香树 - 丁香树——自由只能出现在书架上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