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蝶恋花  

来自莫言   2012-05-18 21:03:43|  分类: 武侠情缘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正月十五,青潭镇上人山人海。

天刚刚亮,市里最繁华的地段的摊位就已经被占满。小贩们都知道,每年这个时候,外来的客人是最多的,因为青潭镇的青潭山上有着全中原最灵验的寺庙青潭寺。

香沁阁是去上香之人的必经之地,因为上香的人想要得到的青潭水都必须用此茶馆特质的青潭玉壶去盛,才可以保证灵光,所以香沁阁的名字无人不知。

蝶舞与往常一样,在香沁阁要了一壶本地最好的碧螺春,然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花树,一坐就是一下午。

那是颗很大的木樨花树。

虽然大年已过,可是这棵树却已经开满了白色的花,圣洁而芬芳。所以人们都觉得青潭镇是名副其实的佛祖庇佑之地。

蝶舞看着那棵树的时候,脑海里不自觉的总会响起一个声音,就像是一个咒语:当木樨花落的时候,我就娶你。

可是要去深究的时候,她便停下了,有些事,她觉得还是糊涂一些比较好。

茶馆的刚来小二都已经认得了这个来了五天的黑衣姑娘,黑纱遮面,要一壶茶看着外面的树上的花一呆便是一个下午,并且从一开始就未曾去买过他们特制的玉壶。于是小二再也忍不住好奇之心,趁人少之时,跟蝶舞搭上了话。

“姑娘,来我们茶馆已经五天了,是在等人吗?但是看姑娘不像是会去青潭寺烧香的人呢。”

蝶舞闻言自嘲地一笑,这个刚来的伙计倒是心直口快,着实有趣,说她不像是烧香的,言下之意莫不是她并非善类吗?

蝶舞端起茶杯,啜了一小口,然后微一抬头隔着黑纱看向店小二那张清秀懵懂的脸,淡淡道:“我是来等人的。”

话音刚落一个紫衣的丫鬟打扮的姑娘急匆匆地跟着掌柜的到了内屋,小二好奇地转过头去,不解道:“掌柜的从来不让客人去内屋的,怎么今天破例了?”

说这话的时候蝶舞笑了,终于来了吗?只是一瞬间她便用轻功消失了。

当他自言自语之后回过头的时候,蝶舞已经不见了,只剩下留在桌上的银子,小二纳闷道:“真是奇怪的人。”

小二没有看见,有一朵木樨花落在了香沁阁的院子里,很轻很轻。

青潭寺的潭水据说可以把一个人前世今生的罪孽洗清。只要喝上一口,在对的时辰,就可以得到佛祖的守护,一生一世。

谢婉儿在大厅里虔诚地上了香,便在小僧的指引下来到了青潭边。

这个季节的潭水清澈透亮,一眼便可看见最深处的潭洞,在那里正不断地冒出新的潭水,水流的波动让青潭看起来更加生动充满灵力。

谢婉儿走到由石块磊起的石案边,对着正上方的菩萨石像行了一个礼,接过侍女紫月递过来的从香沁阁里得来的青潭玉壶,就要顺势去盛潭里的水,可就在水盛到一半的时候,玉壶突然炸裂了。

“啊!小姐,你没事吧?”

紫月慌忙地跑上前,查看谢婉儿的伤势,被谢婉儿用手制止了,她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碎片,碎片沾到地上滴落的潭水竟然冒起了白烟。

谢婉儿凝视着茶壶看了很久,终于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弯腰仿佛拾起了一个什么东西,但是紫月却什么也没看到。

“小月,我们回去。”

“可是小姐,这玉壶。。。”

谢婉儿瞪了她一眼,紫月便突然噤声,老老实实地跟在了谢婉儿的后面。

青潭山后,一道白影飞过,黑影紧随而至。

“蝶儿,用毒的本事似乎差了呢。”

磁性低沉的声音让蝶舞心下一惊,从树后走出的清绝似仙的人儿除了花绝谷的谷主花轻尘还能有谁?

“徒儿不知师父在此,有得罪之处希望师父莫怪。”

花轻尘抬眸看着已经有两个月未见的蝶舞,眼神中的落寞一闪而过,什么时候,他这师父当的于她而言比天下人还要生疏了。

但是,眼前的她再也不是小时候对着他撒娇的蝶儿了,想到这,他无奈地一笑:“蝶儿,怎么会到这青潭镇?”

蝶舞闻言把手中的无色暗器收好后,突然笑了,她的笑在外人眼里看来特别的天真,但那种笑是花轻尘看了一眼就能记住一辈子的笑,因为只有他看得见里面的深深的痛楚和无奈。

“师父忘了吗?我中蛊了,来这里只不过是想希望这佛法能帮我而已。”

那声音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可是花轻尘却知道,她蝶舞绝不是小孩了,这个他一手教大的女子只是在几年之间就成为江湖里人人闻风丧胆的冷血魔女,而花绝谷的势力日渐壮大为“水紫莲花”四大势力之一与她雷厉风行,狠绝毒辣的作风也是分不开的。

花轻尘唇角勾起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背光而立的他犹如神祗,多少年前,蝶舞就一直这么觉得,他是她的神,她可以为他做一切,只是他可曾知道?

“师父不说话了吗?那徒儿先走一步。”

“蝶儿,你回来吧,我知道那块玉不是你偷的,我会帮你。”

蝶舞又笑了,这次笑的很开怀,像是用尽了此生所有的力气:“师父啊,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的名声已经这样了,谁还会相信我呢,况且我的蛊你都解不了,何况是这生命之外的名声呢?没有了生命难道还在乎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吗?我不想给花绝谷继续抹黑,并且我不想去破坏师父的终身大事,告辞!”

说完,不等花轻尘反应,蝶舞就已经用绝佳的轻功离开了。

其实花轻尘想问她,为什么不杀了谢婉儿。

如果蝶舞知道那蛊不只是她一个人中,还有他陪着她,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到他身边。他花轻尘是不会让她独自受苦的,只是蝶舞不懂。

可是蝶舞为什么又放过谢婉儿,他花轻尘也不懂。

紫云山庄传家玉紫晶玉丢失,江湖中风波又起。

老庄主谢林天在数个月前向众人宣布,花绝谷谷主花轻尘是下一任庄主的不二人选,于是追查紫晶玉的下落就交给了花轻尘,并且他也是他认可的唯一女婿。而原因就是多年前他已逝的夫人与花家夫人订下的十年之约。

消息一宣布,武林霎时炸了锅,四大势力中有两大势力联手,这原本平衡的局面就意味着要被打破,各种新的势力也将趁机崛起,而将来的事情,却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楼青青咬着筷子愤愤地看着面前吃得津津有味、优雅淡定的白锦月和穆语凤,愣是把所有的胃口都给气没了。

楼靖笑呵呵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把面前最大的一块红烧肉放到了楼青青的碗里:“青青啊,这可是你平时最爱吃的哦,这是你锦月姐姐亲手做的,以后想吃也没机会了哦。”

楼青青一个卫生眼抛过去:“爷爷,你偏心!”

楼靖装无辜地瞅着她:“青青啊,爷爷疼了你那么多年,你这一句我偏心要有多伤我的心哦,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孙女终究是嫌弃我老了,碍事了。哎哎哎。”

楼青青憋闷地一句话也说不出,这次锦凤楼安排任务,让锦月姐姐去大理调查神月教一事,而语凤姐则是去天山神池调查雪莲被盗一事,而她要去找这个被盗的紫晶玉,一想想就委屈,她们俩去的地方都是旅游休闲的好地方,而她要去找那个什么玉,明明大家知道最大的凶手已经被认定就是江湖里杀人不眨眼的蝶舞,这不是让她去送死吗?

想到这,楼青青无奈地只能叹气。

白锦月看到楼青青叹气,宠溺地一笑:“青青,爷爷可没有偏心呢,青青可知道这块玉的秘密吗?”

楼青青一听秘密立即来了精神,立马变脸朝白锦月讨好地笑道:“好姐姐,说说嘛。”

穆语凤正在啃着一块鸡腿,听到这她突然在旁边很不给面子地来了句:“青青啊,你看不出来这是锦月姐姐在骗你吗?一块破玉能有什么秘密啊,你要真不想去啊,我跟你换不就好了。”

一听穆语凤这么说,楼青青反而觉得也许这个玉真的有什么秘密。因为一般知道最多的就是语凤姐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是最聪明想的最多的就是她,她这样说是一定知道这次的任务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她不能把这个任务留给她,虽然知道她是为她好。

想通了这一点,她突然端起了一杯酒,朝楼靖敬了起来:“爷爷,我决定听从组织的安排,这杯酒敬你,谢谢爷爷一直以来的栽培和养育之恩。”

“哎呀呀,好孙女,终于长大了,明白我的用心良苦了吧,这才对嘛,乖乖的去调查吧,来,为我们锦凤楼好好干一场。”

就在楼靖乐呵呵地把酒喝下肚的时候,白锦月和楼语凤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蝶舞下毒天下第一,那么第二呢,便是楼青青。

在离开分舵的马车上,楼青青无聊地看着车窗外。

“青青,爷爷可是跑了好多次茅厕了。”

“那怎么了,我想爷爷应该知道喝杯凉水就止住了。谁让他总是装聋作哑,假扮好人,一点都不照顾我们。”

穆语凤闻言微微笑了,她突然把手拍上了楼青青的肩膀:“青青啊,前面我就要下了,姐姐只是想告诉你,这次任务确实不会那么容易,虽然你会用毒,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保护好自己啊,小妮子,姐姐走喽。”

楼青青只是感觉一阵风吹过,再去看穆语凤时,那人便不见了。其实她一直知道,锦凤楼里的两个姐姐对她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妹妹,因为从小一起接受那种惨无人道的训练的经历让他们之间的友谊来得更深。而且,有些很深的感情是不需要表达的,她一直懂。

一只灰色的鸽子飞来,落在楼青青的马车上,下一站的目的地是青潭镇,因为拒线人回报,前几天蝶舞出现在那里,并且到现在还没有她离去的消息。

不知道第一与第二碰面的场景是怎么样的,楼青青满意的看了看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一共是七十二味毒,什么迷迭香、断肠散、蒙汗药、一点红、清入梦甚至逍遥乐等等等,真是大毒小毒应有尽有,看她蝶舞能把她怎么样。

黑苗在中原的聚集地是一个叫做善今的村子,善今被水环绕,几乎与世隔绝,之所以外人不怎么敢去,是因为外人都知道蛊毒的可怕,黑苗人的恐怖。因为每隔一个月,黑苗人就要出去给人下蛊,否则自己养的蛊虫会反噬。而临近善今的村落几乎都快逃光了,并且他们都是往一个地方跑,那就是距离善今不远的青潭镇,因为从开始到现在,镇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被黑苗人下蛊的情况,这也让人们更加相信这块神圣之地的灵验。

谢婉儿披着斗篷扣响了善今最西面临近山的一个木屋一扇黑门,不一会,一个穿斗篷的侍女的手伸了出来,谢婉儿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然后门开了,她左右看了看便匆匆地进去了。

屋子里很暗,周围摆设的是各种各样的器具,而器具里装的全是蠕动着的各式各样的毒虫。谢婉儿有些慌乱地把视线收回,即使这不是第一次见那些蠕动的虫子,但是这场面依然让她反胃。屋子的正中央是个小型的祭坛,而此刻坐在祭坛后的人正神情紧张地盯着眼前的一碗黑色似水的液体。

“蛊父,我来看你了。”

谢婉儿走到了那人的身边,也看见了那碗黑色似水的东西。她

突然惊讶道:“这是?!难道是…”

那人突然抬起了脸,那是一张异常苍桑干瘦的男人脸,他对着谢婉儿叹息般地摇了摇头:“你最近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吗?”

谢婉儿闻言掀起了斗篷,露出了半截紫黑的手臂:“蛊父,是不是我下的绝情蛊开始反噬了?”

那人点了点头,叹息般说到:“你不该不听我的话,同时对两个人下蛊,绝情蛊在于心,你想让他们反目成仇这要取决于两个人之间牵绊的深浅,若是两人牵绊太深,最终下蛊人终将被反噬,你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感情啊!”

谢婉儿盯着自己的手臂突然笑了:“真是一对狗男女!看来我只有继续挑拨让他们彻底反目,我的蛊才会解除吧。”

“这蛊系于心,两人的心线只要断了,蛊毒就会发挥真正的作用,怎么做我想你很明白了,记住你只有四十九天了,我想这四十九天你一定会利用好吧。”

谢婉儿从斗篷里掏出一块用紫色锦缎包裹的古朴却神秘的黑玉盒子:“蛊父,这个放到你这里保管吧,如果你想念她了,就可以拿着这个去看她,我说话从来算话,那古墓你应该知道怎么走吧。婉儿告辞。”

那人看见那盒子后,浑浊的眼睛突然间氤氲了,他无声地点点头,接过盒子后不再去看就要离开的谢婉儿,仿佛天地间只剩下那个盒子。

谢婉儿走到门口,嘴角掀起一个恶毒的笑容:“蛊父啊,蛊父,你已经输了,就永远都是输的。”

带斗篷的侍女躲在后面摇了摇头,她脸上有却挂着着胜利的喜悦,见了蛊师父之后,得知了这么多的消息,是否该去青潭镇了。

虽然正月十五已过,但是留在青潭寺享受佛恩的人依然不计其数。

楼青青左手拿着一个本地特色的超大冰糖葫芦,右手握着好多串物美价廉的小饰品,继续在人群里寻找下一个购物目标。

有集市可以逛,楼青青自然不能错过,尤其是在这么一个佛恩浩荡的地方,一定不会吃亏的。

就在这时,她眼光瞟见了一个样式简单的木樨花玉钗,那个样式,那个款型简直是楼青青的大爱啊,看见这个小玉钗之后,楼青青仿佛眼里什么都看不见了,哗啦右手松开,任那些小饰品掉落,直奔玉钗所在。

只是为什么要有一双那么美丽的手已经把它拿了起来呢?

“喂喂,我先看见的,你放下。”

蝶舞闻言转头看见了一个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的灵秀少女正气急败坏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玉钗,仿佛自己是她几辈子的仇人。

不由失笑道:“姑娘,你没看见这玉钗已经在我手里了吗?先来后到,懂吗?”

旁边的小贩已经感觉到了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好惹的料,只能老老实实地一句话也不说,旁观剧情的发展,他知道要是这个时候插进来,估计矛头就是他了。但是也没办法,这种饰品向来是只有一件的。

“是吗,可是我的眼睛先看到的,我看到的时候这个摊子上是没人的,所以先来的自然是我。”

“是吗?不如我们问问老板,谁先来的,这样对谁都公平。”

小贩一听有些慌忙地点头,刚要说话,结果眼睛一碰触蝶舞的眼睛,嘴巴便不自觉地开口了:“是这位黑衣的姑娘先来的,所以这个玉钗应该是属于这个黑衣姑娘的。”

楼青青一听这话,就要爆发,但是慢慢地她闻到了一种轻不可闻的气味,这种气味普通人根本闻不到,但是除了用毒高手,她眸光一转,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女子,黑衣黑纱,看得清的只有那双如同剪了水的眸子,水光潋滟,任谁看了这双眼睛都会动心吧。

世人皆知蝶舞是冷血魔女,可是似乎都忘记了她也拥有武林四大美女之一的头衔吧。

不愧是蝶舞,这么轻易的就下毒了,想到这楼青青突然笑了:“不知道在这里见到你是我的荣幸还是悲哀呢。”

蝶舞一听这话,突然也笑了:“不如去找个好地方去好好谈谈,看看谁该得到这支玉钗。”

楼青青点头表示同意,丢下银子,不去管还在傻愣状态的小贩,陪着那抹黑影一起消失在人群中。

所谓蝶舞口中的好地方,楼青青是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是一家茶馆的屋顶,虽然有颗很大的花树很美,但是屋顶始终是屋顶啊,对于轻功不怎么好的楼青青掉下去就是要休假养腿伤的代价。她小心地又小心地尽量让自己远离容易掉下去的危险地带。

“锦凤楼的楼青青。”

“咦?你怎么知道?”

“锦凤楼三大女护法,白锦月,穆语凤,楼青青。之所以锦凤楼那么厉害,多亏这三个不一般的女子,这么厉害的人,江湖中谁人不知呢。”

一听这话,楼青青心里感觉很舒服,这个第一的冷血魔女,夸人也夸得这么厉害呢,等等,她可不是来听夸奖的。

“那你一定也知道我来此的目的吧。”

“为紫晶玉的下落而来,锦凤楼得到这个消息的内幕后,相信地位会更高。”

楼青青不懈地撇撇嘴,她从来不计较什么地位,只是她喜欢打探消息的过程,这是最刺激的,她很喜欢,只要让她有花不完的钱买她喜欢的东西,她就很知足了。她发现蝶舞从一开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眼前高大的木樨花树,楼青青看了一眼她手中握着的木樨花的玉钗,突然说道:“你喜欢木樨花吗?那么这个玉钗给你了,但是我相信你会让我知道与紫晶玉有关的秘密。”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会让你知道。”

“因为我知道,紫晶玉你没有偷,并且你会证明自己,而这个过程你需要帮手。”

蝶舞闻言笑开了,突然一个飞镖朝她飞了过来,蝶舞一把抓住,看见了上面的纸条,她知道,那人定是香沁阁的掌柜,或者说是谢婉儿的手下,只是即便他是掌柜,不是依然让她轻而易举的在玉壶上下了毒吗?纸条上说紫晶玉在母亲的古墓里,她想谢婉儿这一点她不会骗人,突然她看了一眼木樨花树的下面,淡淡道:“真好,木樨花落了一地呢,青青姑娘,可愿意陪我去盗墓?”

楼青青惊魂未定地回答:“没问题。”

花轻尘在紫云山庄里谢婉儿的房门前徘徊,他在想谢婉儿见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虽是如此,但是他还是要见她的,有些事始终避免不了。

“轻尘,是不是等了很长时间了,来,快进来。”

一如既往的热情,花轻尘只是淡漠地一笑,随她进了屋。

“谢姑娘有什么事说便是,我想彼此不用再装了。”

“轻尘这是哪的话啊,别忘了等你找到紫晶玉,我们就可以成亲了哦。”

闻言,花轻尘冷冷地笑了:“你会让我找到吗?我想这要取决于你吧。”

谢婉儿自顾自地坐在了自己的床沿上,手里摆弄着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一条银质的手链:“这链子真的是很好看呢,不知道轻尘舍不舍得送给我呢?”

花轻尘一见那手链,脸色立即变了,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从哪得到的手链?你把蝶儿怎么样了?!”

“哎呀呀,好可怕哦,轻尘好像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哦。你就这么喜欢你那冷血的徒弟吗?人家好像一点都不领情呢。”

“废话少说,快说这链子哪来的。”

花轻尘动怒了,花绝谷的武功不是盖的,谷主的武功深到什么地步没有人知道,只是所有的人都对花轻尘忌惮得很。

感觉到周围的气息仿佛就要凝结住,谢婉儿也有些害怕了:“只要你把你的玉佩给我,我就跟你交换你家宝贝徒儿的下落。”

花轻尘闻言二话不说地解下身上的玉佩递给了她。谢婉儿接过玉佩后,突然盯着眼前的人儿笑了起来,他的绝尘的美,从小她就想要抓住,只是没想到到头来离他却越来越远。他可以为了她甘心受自己摆布,可以替她受蛊,可以替她受难,现在也依然可以为了她把他母亲留下来的玉佩亲手交出,毫不犹豫。

谢婉儿慢慢地转过头去有些疲倦地说道:“紫晶玉在哪,她就在哪。你可以去找她了。”

楼青青有些震惊地盯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古墓,简直跟皇宫有得一拼,她可算是见识了。

“蝶舞啊,这个,这个就是紫云山庄已逝的庄主夫人的墓地?你确定吗?”

蝶舞淡笑无言,先一步走了过去,只是她轻轻地停在了石碑前,行了三个跪礼,楼青青以为这是对墓主人的尊重,所以也跟着行了三个礼。

蝶舞看见后却出其不意地低语了一句:“谢谢。”

楼青青没有听到,但是想再问的时候,蝶舞已经到了墓口前。

“青青姑娘,进去之后,你要跟着我,里面有机关。”

“恩,等等,还有机关,好刺激,放心,我一定紧紧跟着你的。”第一次闯有机关的古墓呢,楼青青是相当的激动啊。

古墓的入口处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但是楼青青却认得,因为从小他们就被要求懂得各种语言,那是苗文。

而那些字的意思是:“你归于此,让今生的痛苦也埋葬于此吧。”

世间传闻谢林天的夫人玉暖如生前并不幸福,但是谢庄主却非常非常的爱她,生前为她建了一座豪宅,死后还为她建了这么一个豪华的古墓。楼青青突然感觉到也许这个女人是真的不幸福,如果她不爱这个谢林天,那么谢林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建造一个个的笼子而已。

“蝶舞,为什么这些字是苗文呢,是不是不是谢林天所写的?”

“玉暖如生前是个苗人,跟上我。”

“哦,好的。”

楼青青二话不说紧跟其后,是苗人就一定有故事,她到最后一定都会知道的。楼青青始终这么觉得。就像有某种预感。

就在这时,她们走到了古墓的开口处的大石门前,灰色的石门上画了一个女子的画像,青丝逐月,衣袂飘飘,清美绝尘,静若仙子。

“这是?”

“这是玉暖如生前的画像,想要进入这墓中,机关就在这画上。”。

“那你也一定知道机关了,那我们快点进去吧。”

蝶舞伸手抚上那副画像,突然脸色变了:“有人来过,快退后!”

楼青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蝶舞一把推开,有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但是楼青青却什么也没看见。

蝶舞伸手过去像是抓起了一个东西,但是楼青青什么也看不见,她从怀里取出一小瓶红色的液体,滴到手中,不一会,一根银色的针出现在了蝶舞的手中。楼青青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就是,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形针?!”

“正是,这针就是苗族特有的无形针。”

蝶舞突然想起那天眼睁睁地看着谢婉儿拿着已经啐了毒的玉壶去盛潭水的时候,她就是用无形针把玉壶打裂,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种紧急的关头自己会用轻易不会透露的无形针去救她,她想了什么,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是把灾祸嫁祸给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只是因为她是他将来的妻子啊,而她下不了手。

看到蝶舞一脸凝重的表情,楼青青突然意识到是她救了自己,在她的印象里蝶舞确实是那种想杀谁就杀谁的冷血女魔,例如去年她杀了华山派的五个人,而那五个人在楼青青的印象里根本没有得罪过她,甚至跟她不曾有过任何瓜葛。

“蝶舞,谢谢你。”

“走吧,里面有人闯入,看来这次就更有趣了。”

她轻轻一点画上人的眼睛,石门便缓缓地开了。

两侧是灰色的石壁,石壁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放置烛火的蜡台。蝶舞上前转动一块石壁,不一会,蜡台上的烛火全部点燃,这条道路便亮了,楼青青看见石壁上画满了苗家奇奇怪怪的画子,她们要去的地方便是这条通道的尽头。

楼青青索性边走边看,她看见墙壁上一个苗族的少女被抓去祭祖,然后一个男人放了一条蛊蛇,把祭司杀死,救了少女,可是因为男人的身体受到了诅咒,样貌变成了老人,而少女为了感谢他答应留下来,他教会她所有的蛊术后却在最后把她赶走了。

故事到这里就没有了。

“蝶舞,这个故事之后的结局是什么?你是不是知道?”

“后来就是女子为男人怀上了孩子,男人却不知道,女人带着孩子嫁给了另一个人,那人还有一个女儿,但是并不善待她的女儿,她为了女儿忍痛将只有四岁的女儿交给了她生前最好的姐妹,并求她养好她的女儿。女儿走后,她并不幸福,终究想着他和亲生的女儿,最终抑郁而死,而男人再也没有见过他。”

“那她就是玉暖如,而她的女儿一定是你,而那个人就是谢林天,这么说来从头到尾的嫁祸就是谢婉儿所为,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蝶舞不得不笑了,楼青青真的很聪明。

“我来这里就是想要知道母亲死前留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而那关键就是紫晶玉。”

“那样的话,那个十年之约,其实是你跟花轻尘的婚事!你母亲的好朋友便是花轻尘的母亲花盈月吧。”

回忆终是冲破了牢笼,那些画面历历在目

那年四岁那年见到已经十岁的花轻尘,他温暖的像是树上盛开的木樨花。

她在花下练功,练着练着便睡着了,但是她依然闻见了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偷偷睁眼,他正抱着自己靠在花树下。

他好看的眼睛看着她,她便装睡,突然他轻轻地开口,就像是梦呓:“蝶儿,等你长大了,当木樨花落的时候,我就娶你。”

想到这蝶舞突然笑了,那年十岁的承诺他会不会记得?

楼青青突然说道:“蝶舞,我知道你中了绝情蛊,只是你不知道花轻尘为了你也中了同样的蛊吗?”

蝶舞闻言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给你下蛊的是我的蛊师父,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什么?”

“我想他已经在这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烛火突然灭了两崭,而烛台后面的墙壁突然裂开了一个大口,一条吐着信子的黑色巨蛇缓慢地爬了出来。

楼青青忽的躲到蝶舞的背后,颤抖地指着眼前的巨蛇:“蛇!蛇!怎么会有蛇!”

蝶舞却婉儿一笑,轻轻朝那条巨蛇呼唤道:“小黑,你来接我了吗?”

小黑?

这下楼青青彻底傻眼了。

而那条巨蛇像是听懂了蝶舞的话,快速移动到了蝶舞的身边,然后安静地看着她,那蛇的眼神里竟然有一种柔光。

楼青青怀疑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就在这时,蝶舞竟然弯腰抱住了那条巨蛇。她笑的像个孩子。

“小黑,谢谢你,一直守在这里,谢谢你。”

原来,这条蛇是玉暖如生前的宠物。

楼青青站在一旁慢慢消化她目前听到的一切。

突然她问道:“那去年的五个华山派的弟子你为什么杀了他们。”

蝶舞一听突然笑了,这个问题好像与她们现在在讨论着的问题没有关系吧。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耐心地跟着回答了出来:“那五个人见过师父,对他不敬,那么便没有存活的必要。”

每一个字都说的异常坚定,这个女人真的可以为了自己的师父背上所以的恶名。

就在这时楼青青扫眼惊讶地发现跟着蛇背后从石壁里出来的全是一些毒虫的死尸。

“蝶舞,你看,这是师父的蛊虫。原来他真的来了。”

蝶舞扫了一眼毒虫的死尸,她对着黑蛇说:“小黑,你知道他要对付我,所以救了我是吗?你知道它在哪吗?带我去。”

黑蛇闻言向前移去,蝶舞朝楼青青点头,两人一起跟上。

在古墓的正中央,停放着一个水晶的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芳韵犹存的女子。棺材的周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最多的是白色的木樨花,除了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让进去的人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置身于花海。

在棺材的正上方还有一副巨大的画像,画里画的正是一个年轻的少妇抱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坐在花丛里赏花。

而棺材旁现在正坐着一个黑衣人,他全身都陷落在斗篷里,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

“蛊师父,我把你女儿带来了,你被谢婉儿利用了。

男人闻言抬起了头,在他见到蝶舞的一瞬间突然愣住了。

“清毅,将来你见到我们的女儿一定会一眼就认出来,因为她一定跟你一眼有双剪水般的双眸,全天下最美的哦。”

“清毅,我怀孕了,可是你却要赶我走,我不在乎你的样子,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最美的清毅啊!”

。。。 。。。

像是陷入了某种梦魇,男人抱住头突然开始疯狂地撞墙。

“暖如,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楼青青上前扶住了段清毅的肩膀:“蛊师父,蛊师父,你怎么了?”

段清毅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他抬起了他浑浊的眼睛看着眼前已经出落的这么美好的女儿,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仿佛是一瞬间他知道他被谢婉儿利用了,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了蛊。

“蝶舞,我真的没脸见你,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花轻尘是真心对你的,因为谢婉儿的蛊毒反噬就证明了一切。绝情蛊绝的只是下蛊人的心,并不会蛊断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的。”

他缓缓地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玉盒子,递给了眼前的蝶舞。

“这是紫晶玉,你想知道母亲死亡的真实原因就去打开这个机关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楼青青在一旁恍然大悟。

紫晶玉竟然就是一个机关,而紫云山庄庄主却也舍得用这个机关把他最爱的妻子的一生的秘密都关进去,留给后世的只有一个谜。

在壁画的后面,有个与菱形的玉一样的接口,蝶舞轻轻的把紫色通透的玉璧放了进去,不一会,石壁陷落下去露出了一个玉制的箱子,箱子上没有锁,蝶舞把箱子打开,里面除了一封信和一个玉佩别无其他。

而蝶舞在看见那块玉佩的时候,禁不住内心咯噔了一下,但是随后她缓缓地打开了那封信。

那字迹再熟悉不过,只是当蝶舞看完之后却笑了。

就在这时,石门突然打开了,谢婉儿走了进来。

“为什么你看了那封信还会笑,是接受不了你的杀母仇人其实是花轻尘的母亲吧,那玉佩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姐姐,我想你制造的假信真的是可以以假乱真,但是只是你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当年其实是母亲亲自送我去花绝谷的,你说母亲怎么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托付给她的仇人呢?还有这玉佩一定是你从师父身上骗得的吧。”

“你怎么知道?”

“知觉,我猜你一定是用了跟我一样的手链骗到了师父,师父不知道我身上仅有的手链你也有一条吧。”

“蝶儿,谢谢你。”

石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一个是花轻尘,一个是谢林天。

似乎他们在外面站了很久。

谢林天眼光扫到蝶舞身上的眼光带上了某种不易觉察的歉意:“小蝶,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还有段清毅。我当年不该欺骗暖如,也许真的都是我错了。拆散了你们,让暖如抑郁而终。”

谢婉儿突然颓然地坐在了地上,谢林天急忙上前,但是在拖抱无意中却把她的手臂露了出来,紫黑色已经延伸到了肩胛骨处,谢林天吃惊地吸气:“婉儿,你这是怎么了?”

谢婉儿笑了,她看向蝶舞:“你还想知道你母亲去世的真相吗?”

“不必了,我只是想让她好好的安息。”

段清毅在旁边欲言又止。

蝶舞突然走到花轻尘的身旁,微笑着看着他:“我来的时候看见青潭镇的木樨花落了一地,师父的承诺还记得吗?”

花轻尘看着她的眼睛有刹那的失神,突然他笑了,那笑容那么美那么美,他一把拥住了眼前的蝶舞,轻声道:“蝶儿,我娶你,我记得。”

尾声

楼青青坐在马车里,回忆最后的结局,其实真的很圆满,只是谢婉儿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蝶舞会慢慢接受她的蛊师父的。

而蝶舞与花轻尘的恋情,就像是蝶恋花,是这世界最自然的情感,谁又能阻止的了呢?

想到这里,楼青青笑了,突然一只信鸽飞来,看完后,她嘴角依然含笑,这个任务她完成的不错呢,爷爷同意让她去大理和天山了,那么下一个目的地是哪呢?楼青青费力地苦想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