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才女集中营

才华是美的一种极致……

 
 
 
 
 

日志

 
 
关于我

群博客除了两位男同胞以外,其他成员均为女性。囊括网易博客高端网络写手,群博客日志涵盖诗歌,散文与小说,兼顾音乐,旅行,摄影,美食以及手工艺等诸多方面,刻意打造国内一流以女性为主体的文学交流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土地的味道  

来自文以清心   2012-04-30 15:35:07|  分类: 散文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不知道土地有什么味道,只一个劲儿和小伙伴们在庄稼地里捉迷藏,在刚刚犁过的松软的田野里玩摔跤,滚一身黄土。偶尔磕破了皮,就抓一把泥土直接摁在伤口上。那泥土绵软温热,不像夏天的刺角那样扎人,而且止血的效果还要好得远。

跟着拖拉机看犁地是我们最大的乐趣之一。即使满脸是汗,鞋子跑丢了,还是顺着犁沟撵着拖拉机,贪婪地看一排犁铧翻起的泥浪,在轰隆隆的机器声里,一波又一波,潮涌而上,又次第溅落。有时侯能捡到没有收净的庄稼的块根,如裹着泥的土豆和红薯,搓掉泥土就塞进嘴巴里咔嚓着嚼起来,多余的带回家还能得到母亲的夸奖。有时候能拾到长蔓的茅根,甜丝丝的,这是我小时候的甘蔗。

很早我就体会到什么叫做贫瘠。靠天吃饭的渭北高原上,如果老天不在庄稼生长过程中下几场透雨,家家户户都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煮一大锅红薯当主食,哄进那一张张喊叫饥饿的小嘴巴,最小的红薯还有零零碎碎的细根就用来喂猪。十二岁前我就随家人下地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像打土块、点种子、摘绿豆、除草等等,后来又学会了割草、收麦子,还站在耱子上手握缰绳让驴拉着耱过地,那一刻感觉自己像个骑白马的将军。赶到收成好的时候,一亩地能打将近三百斤麦子,一家人都一副喜滋滋的模样。

离开土壤浇瘠的故乡,不觉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些年里我走过许多地方,见到过各式各样的土地。有一块土坷垃也没有的绵绵的黄河滩沙土地,还有泛着一层白色碱花不长庄稼只生苍耳等野草的盐碱地;有东北一把就能攥出油来的肥沃的黑土地,还有江南透着温润沁满阳光的红土地。离别了家乡的土地,我像一株无根的蓬草,飘来荡去。故土也成了一首悠远的歌谣,浸满着乡音的味道,时常在梦里萦绕。

远古时代,人们逐水而居,对土壤的鉴别也是他们选择家园的重要条件。在枯枝落叶下面,土壤腐殖质层的质量决定着它生殖力的高低,也决定着它与人类的亲和程度。关中这块地方在古代就被称为“天府之国”,它北依黄土高原,南凭巍巍秦岭,泾河渭河等大小河流不息地流淌,灌溉着两岸的广袤平原,是历朝历代都看重的米粮仓。能在这里生活,是许多人的一种美好向往。除了民国十八年大旱造成的大饥荒,还有建国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关中平原始终都是宽厚而温情的。

如今,城市化、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地在这块大地上进行着,许多人失去了赖以生存养家糊口的土地,成为两手空空的居民或市民,到处打工或做小生意。还有一些城里人却又跑到南山根下买别墅,每到周末开着车去享受田园之乐。他们所追求的无非新鲜的空气,挂满苹果和鸭梨的果园,还有农家乐里的野味和陕西特有的一些家常饭菜。

只有那些用汗水浇灌家园的人们才能充分领略土地的清香。每当雨后或雪霁的日子,都会有老人在地头刨一刨泥土,查看庄稼柔韧的须根,观察雨水渗入了几分,预测近期土壤的墒情。从他们微眯的眼睛和嘴角的笑纹里,细心的人们能看到充足,看到丰收;从散发着土腥味的蒸腾的热气里,人们能深深地体味到,脚下的土地蕴涵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馨香。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